新疆体育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英超

辱母杀人古已有之历代是杀人偿命还是法外开恩

来源: 作者: 2019-11-09 22:55:41

3年前埋下的祸根

近1年前发生的血案

因1个月前的一审判决

刷爆朋友圈

这起案件涉及多个关键词:

高利贷辱母诈骗 猥亵…

而激起民愤的,不是放贷人,不是讨债者,

是法院判决

山东辱母杀人案,到底是否防卫过当?

我们看古代的相似案例是如何判罚的。

“子不复仇,非子也。”——《春秋·公羊传》

这里的“仇”盖指血亲复仇,直白点说,父母被杀,以牙还牙,以眼还眼。

这个道理孔圣人也认,《礼记·檀弓上》:“子夏问于孔子曰:‘居父母之仇,如之何?’夫子曰:‘寝苫枕干,不仕,弗与共天下也,遇诸市朝,不反兵而斗。’”

换个大白话就是:“弄他!”

汉代 “刺死辱母者” 无罪有奖

董仲舒六世孙董黯,也因“刺死辱母者”名垂青史。

据传,这位“董孝子”的母亲,被邻居辱骂殴打,卧床不起,继而病逝。为报辱母之仇,他竟在青天白日杀人。

汉和帝闻其孝心,“表其异行”,宽恕了他的杀人之罪,还要授他官职,使孝子“海内闻名,昭然千秋”。董黯志不在此,他婉拒了做官,还是回到老家种田。

如果把“刺死辱母者”,扩大到为母复仇、为父复仇,古代的“刺死辱母者”“为父复仇者”,基本上也会得到地方官甚至皇帝的宽宥,减刑乃至免罪是标配。

辱母杀人古已有之历代是杀人偿命还是法外开恩

今天宁波辖下有个县级市名为慈溪,得名也是源于董黯的孝行。

据元代袁桷著延祐《四明志》记载:“汉句章董黯,母尝婴疾,喜大隐溪水,不以时得。于是筑室溪旁, 以便日汲。溪在今县南一舍。故以慈名溪,又以溪名县。”

宁波至今有董孝子庙留存,还有历代歌咏他的诗词。

另外在汉代,官吏判杀了复仇孝子,可能会被上司治死罪。

如一位叫路芝的县令,就因为杀了复仇的孝子,被桥玄笞杀,“以谢孝子冤魂”。

唐宋以降 上奏皇帝定夺

南宋绍兴年间,绍兴府有户人家母亲的坟墓被人盗挖,陪藏品被洗劫一空,遗骸被乱丢于荒野。

这家次子王公衮报了案,但是官府却迟迟破了不案,候任乌江县县尉(相当于县警局警长)的他亲自出马,访得是本村的盗墓惯犯嵇泗德,很快就将他抓住,押送到绍兴府治罪。

按照《宋刑统》,“诸发冢者,加役流;已开棺椁者,绞。”嵇泗德掘墓开棺,曝人尸骸,显然已经触犯了死罪。然而,绍兴府的法庭只给嵇泗德判了轻刑。

王公衮是个血性汉子,他灌醉看守,进入牢房亲自将嵇泗德宰了,并割下脑袋,投案自首。

依大宋律法,故意杀人,当判死刑。但,宋朝刑法又规定:“如有复祖父母、父母之仇者,请令今后具案,奏取敕裁。”有因祖父母为人所殴而子孙殴之以致死者,并坐情理可悯奏裁。

宋朝政府也是将血亲复仇跟一般杀伤罪区别开来。据此法意,“刺死辱母者”显然属于“情理可悯”的行为,对这一刑案,地方政府无权作出终审判决,便报请朝廷。

其兄王佐得知弟弟杀人入狱,也赶紧设法相营救——他将自己的官告交还皇帝,说愿意用自己的功名、官职来替弟弟赎罪。

宋高宗对此案也非常重视,专门派员组成合议庭,对王公衮故意杀人案进行审理。

辱母杀人古已有之历代是杀人偿命还是法外开恩

合议庭提出的判决议是:“公衮杀掘冢法应死之人,为无罪;纳官赎弟佐之请,当不许;故纵失刑有司之罚,宜如律。”王公衮刺死辱母者,应判无罪;王佐提出替弟弟赎罪之请,朝廷驳回;依法追究绍兴府法院司法官员“故纵失刑”的法律责任。

宋高宗接到报告后,当即批示:“给舍议是。”命王佐“依旧供职”;“绍兴府当职官皆抵罪”;王公衮不用负刑事责任,只是他毕竟杀了人,所以还是受到“降一官”的行政处分,从正科级降为副科级,择日赴任。

从此形成案例,为父母报仇可免一死,不免于刑罚。一直到明代都是这样。

明清多免死罪 以孝为先

明代富平人李忍,家贫却很孝顺,也曾为母刺人。

《陕西通志·富平县志》记载,李忍惹上了官司,县里有个叫罗武朱的衙役,素来横行霸道,抓不到李忍,就把忍母给绑了游街,还将绳子从李忍母亲的裙下穿过,以此羞辱。

李忍怒了,如此辱母,不共戴天,就把罗武朱给弄死了,然后自首。县官依法处置,又敬重他的孝行,改死刑为流放。

为父报仇的,还有两兄弟。

《清史稿·卷四百九十八》所记,清代江南丹阳人黄元洪、黄福元兄弟,父亲黄国相被同乡虞庠请的黑社会团伙捆绑沉河而死。两兄弟长大后,持斧将虞庠砍死,然后自首,官府将哥哥下狱,弟弟免罪。第二年,黄元洪被赦免后,出家为僧。

由此可见,在古代,“为父复仇者”“刺死辱母者”,不但不该杀,判无期都嫌量刑过重,唯恐伤了天下孝子的心。

民国审判 兼听舆情民声

1935年11月,天津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命案。“五省联帅”的大军阀孙传芳,被一名叫施剑翘的女子刺杀了。

原来施剑翘之父施从滨,在直奉战争中兵败被俘,孙传芳违背战时不杀俘、不戮降的通例,下令斩决施从滨,并枭首于安徽蚌埠车站。当时才20岁的施剑翘悲愤万分,誓要为父报仇。十年后她终于找到机会刺杀了孙传芳,然后就去自首。

辱母杀人古已有之历代是杀人偿命还是法外开恩

在法庭上,施剑翘说道:“父亲如果战死在两军阵前,我不能拿孙传芳做仇人。他残杀俘虏,死后悬头,我才与他不共戴天。”

施剑翘的陈述以及律师的辩护,感动了法官和在场的旁听者。

当施剑翘的事迹被广泛报道之后,大家了解到了其杀人背后的故事,施剑翘被称赞为“女中豪杰”和“巾帼英雄”,各地妇女会和其他社会组织都纷纷为其求情,冯玉祥、李烈钧、于右任等政府高官都为其求情,1936年已经入狱11个月的施剑翘被特赦。

被特赦后的施剑翘积极参与社会活动,曾在抗战中为捐献飞机组织募捐,创办学校兴办教育等。

The End

伟哥的八种副作用

西地那非片作用

印度双龙国际集团

十元的印度神油

相关推荐